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12覆水难收(ανεπανόρθωτη)

厄洛斯&普绪克

-------------------------------------------------------------

“……!”厄洛斯感到手臂上一阵灼热的疼痛,强烈的刺激使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被明亮的灯火笼罩着,那光甚至有些刺眼,有个人影近在眼前,紧接着是少女惊慌失措的声音,以及她慌忙后退的模样。

他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万般宠爱的少女,他的夫人,正穿着单薄的衣裙,长发有些蓬乱,赤着脚站在床前,一只手拿着烛台,一只手——还握着锋利无比的匕首。她发着抖,正手足无措地怔怔地盯着自己,如果不是她脸上的红晕,很难想象她还是在今夜,在之前与自己深情相拥的女子。仿佛入睡之前的万般温存和无限缱绻都成为了幻影,那滚烫的烛泪刺痛了神经,冰冷的刀光划伤了心灵,恐惧的双眼泯灭了柔情。枕边的爱人已化作万分警惕的鹿,像对付猎人一样提防着自己。

那张柔美的脸上说不出更多的是羞涩还是恐惧。少女纤白的右手一抖,镶有宝石的精致匕首随即掉落在她赤裸的脚边,在幽深的夜晚砸出空寂的声响。“厄洛斯……”她叫着他的名字,想解释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他知道她百口莫辩了,也不准备给她解释的机会。

爱神紧握的双拳因痛心而颤抖着,他湛蓝色的眼眸里溢出了眼泪。他用一种充满怜悯而悲哀的眼神盯着她,末了紧皱起眉头,愤怒地开口:“愚蠢的普绪克,你对我的爱情,只有怀疑!”

他提高的,颤抖的声线让她再一次感受到真实的,来自天神的威严的气息。普绪克咬紧下唇,脸色变得惨白,战栗的身体僵直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慢慢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她发现已经无路可退了,因为高大的爱神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距离近得可怕。

“不,不是的,请听我解释……”普绪克战战兢兢地刚一开口,就不得不噤声了。厄洛斯的动作打断了她的话。他眼里的哀伤更加深沉,他的漂亮的手抚上了面前那张花容失色的少女的脸,“普绪克,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爱情的。”他的眼里多了一丝对凡人的的嘲讽,却再无半点怜惜——是的,属于神明的与生俱来的孤高与傲慢使他们在不经意间开始痛恨属于人类的弱点,人类好奇,敏感,多疑,柔弱,贪婪……爱神也不例外,他一方面不断通过恶作剧制造人类的各种罗曼史,却又痛恨人类的见异思迁,始乱终弃,和互相猜疑。

“对不起,我失约了,可是我,我真的爱你……”普绪克扬起头,精致的脸上划满泪痕,悔恨不已。但是爱神已经心灰意冷了,毕竟她以前从未主动说过爱他,现在又拿刀尖对准了他,他不知道那张甜蜜的小嘴吐出的话是真实还是谎言。”太迟了,普绪克。”厄洛斯抬起少女的下颌,注视着那双哭红的眼睛,淡淡地道:“我说过,你若真爱我,就不要试图窥视我的真容。现在你的忠诚已经死了。”

说罢他放开了少女,摇摇头转身,展开了双翅。

“你本可以完全拥有我,现在你将完全失去我。揭穿我的秘密,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还有那些为你出坏主意的母狼,很快将向我付出恶意教唆的代价。我差点忘了,你身上流着和她们一样的血。难道你也觉得该把我的头砍掉吗?老实说从她们赶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准没好事儿,这帮婊 子养的……我不顾母神的命令和你结了婚,你却把我当成一个怪物来戏弄,这下我没法和你呆在一起了。”

厄洛斯沉痛地抱怨着,久违地说起了粗话,毕竟他是从来不愿意让他的爱人看到他这一面的。不,应该说他从不愿让她完全了解他。


“不,等等,你别走!”见他马上就要展翅离开,普绪克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她慌忙地上前想要拉住丈夫的手,却被他扬手拂开了。力度之大使得少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跪坐在地上,抽泣着仓皇地道着歉,泪如雨下。她悲戚地抬起头看着他,还想最后说点什么,爱人的气势使她觉得喉咙喑哑无声。月光下的爱人的脸,是与神庙的灯火照耀下神圣纯洁的小爱神不同的,与世人歌颂崇拜的阿芙洛蒂忒之子不同的,写满复杂感情的脸。

“纯真的爱情,是不能和怀疑同时存在的。普绪克,到拉顿厄斯河边去吧,我无法和你继续生活下去了。”

拉顿厄斯河,著名的贞洁之河,传说德墨忒耳不幸受到她的兄长——海神波塞冬的凌辱,在生下他们的子女后,就曾用那里的河水恢复了贞洁。

厄洛斯抬手熄灭了少女点起的烛火,转眼间宫殿,花园全都消失。普绪克抱着发冷的身体颤抖不已,他的丈夫要她恢复贞洁,他将不再拥抱她,留她孤身一人,独自承受爱情的煎熬——因为在她踢到箭筒的时候,她好奇地把玩了一下金箭,那锋利的箭头已经划伤了她的手指,爱情的火焰在她心中燃起,即使泪水也无法浇灭。她差一点就要上前紧紧抱住他了,然而爱神已经迅速地离开,并扔下一句永别。

普绪克在密林中踉踉跄跄地走着,荆棘划伤了她的腿,青苔弄脏了她的鞋,可她完全不在乎了。那句永别一直盘旋在她耳边,她只想寻死。有条河流横在她面前,普绪克看着清澈的河水,水中映着一张绝望的脸。现在传说中的贞洁之河,拉顿厄斯河对她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面前这条普通的河流或许才是她的归宿。

但是普绪克会永远爱着厄洛斯。她在与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就心跳加速,无所适从,自动投入了爱神的情网。那是年少无知时,十七岁的少女,第一次感受到心动并爱上了一位男子。

身后是来时的路,那里通向宫殿里的浴池,现在已经变回了原来的一汪碧泉。普绪克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那绝美的残景。

普绪克永远爱着厄洛斯,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