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希神R向】Ancient beautis/古典美人

“你不接触温热的血液,也不接触柔嫩的肌肤,只顾讲道,岂不寂寞?”
——与谢野晶子《乱发集》
玫瑰何时盛开,你我从哪里来?
为何你像凡人一样善妒,我则充满好奇永无止境?
当不死的天神像有死的凡人一样互相拥抱时,便从中生出喜悦,欢愉,甚至是文明。

--------------------------------------------------------------------

这是一个炖肉大坑。男性向/粗暴/温柔/都有。。更新时会在每个标题上贴超链接。海棠和微博也会发,那么就随缘吧,欢迎留言,婉拒调戏。

(一)【已完成】灵魂礼赞/普绪克×厄洛斯 

(二)请君勿死/阿芙洛狄忒×阿多尼斯

(三)杜鹃之春/赫拉×宙斯

(四)女武士颂/阿塔兰忒×希波墨涅斯

【希神同人R向】精神之爱/厄洛斯×普绪克

  • 国庆贺文,纯情车,全文依旧见微博和石墨

  • 纠结普妹不是希腊的那就当厄洛斯(丘比特)跨国婚姻吧,不仅前卫还国际化(狗头)

  • 普妹突然性转,性情豹变,雷者慎

  • 配合chris spheeris的纯音乐《eros》食用更加,结尾处可以听见eros迷人的笑声和叹息哦

--------------------------------------------------------

“嚯,这小子是谁?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宙斯撸着胡须,饶有兴致地打量了眼前的美少年一番,发现他没有喉结,美而阴柔。

迎上主神的目光,黑发美少年似乎有些害羞地躲在厄洛斯身后,他那精致的脸上泛着异样的红晕,他怯生生地回答:“您好,我……我是普绪克。”

“呃,这是怎么回事?”宙斯一脸诧异。

“我也不知道,她出来接我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这可真是稀奇。不过你快带她回家吧,她快要急哭了。”

乌云之神一脸戏谑地笑道。

“干什么这么着急回来呢,我本打算找宙斯帮忙把你变回去的,唉。”

“因为……我……”普绪克捏着衣角,涨红了脸,踌躇不已,接着终于大声说出了令厄洛斯颇为诧异的宣言。

“我要上你。”

微博传送门 石墨传送门

【希神同人R向】美人图/阿芙洛狄忒×普绪克

  • 国庆宅着练习的结果,觉得很烂

  • 不拆CP,纯兴趣使然。本来目标是清水车,结果还是被我搞成男性向的了。

  • Are u ready?(这里只能放一点点,全文见微博)

————————————————————————

“哦,女神,让我亲吻你的双脚吧!”

他躲在神庙的少女柱后,静候良机。眼看黑发女子即将站不稳,不得不靠在祭坛前,开始捂紧胸口发出难/耐的粗/喘,他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邪/ 淫的笑。

他梦想了这件事很久,即便知道她是位女神。他在献给她的神酒当中掺了来自阿芙洛狄忒神庙的,最猛烈的春 /药。

全文戳我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48厄洛斯的烦恼/下(ενόχληση)

存个档。以后有空我会专门整理目前已更的章节的w

——------------------------------------------------------

(前半部分)

普绪克从床上坐起来,双臂支撑着身体,丈夫突然的闯入使她从沉睡中惊醒,只是赫尔墨斯的魔杖的力量让她的脑中残留一丝眩晕。她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又拨开面前的帷幔,在昏暗中摸索着下床,然而不慎踢到了什么东西。

“啊……”在她发出轻微的惊叫并向前跌去的同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挡住了她。

“我并非每次都能像这样拯救你。”厄洛斯抱着跌倒在他怀里的女子,红着眼眶。他想起他们还住那个不为人知的宫殿里的时候,她总是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主动迎接他,就像可怜的瞎眼的恋人,即使跌倒也要奋力投入爱人的怀抱。可是她又如此热情,从不会拒绝他。

“你喝醉了……”普绪克立即认出了丈夫,可是他浑身浓烈的酒气和炽热的怀抱让她害怕。“放开我……”她颤抖着声音请求道。

也许是知道妻子讨厌这股酒味儿,悲伤的丈夫放开了她,因为他不想让她不快。

厄洛斯长叹一声,说道:

“我赋予你妻子的高贵,与你缔结合法的婚姻,使你摆脱凡女的命运,不再沦为男子的战利品,遭人奴役。因为我希望得到你的永恒的爱。我是说,不要你的嫁妆,你得用你的的全部,你的爱情报答我。这是一种契约精神。你的毁约行为,使我不得不相信,你已经疯了。可怜的普绪克,你正在经受着诅咒的考验。那种诅咒考验着你的忠诚,考验着我的耐心。”

“诅咒……”女子那张娇美的脸上立即显现出惊诧,甚至是恐慌的神色。不过比起诅咒,现在她更害怕她的丈夫。她越是后退,他就随之而逼近,直到她被逼到墙角,失去了最后的退路。

“你真应该老实告诉我,狄俄倪索斯的酒会上你对那些家伙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打你的主意呢?”

“我没有……斯提克斯河水明鉴……我,我不知道……”

此种诘问让一向安守本分的姑娘手足无措。可惜的是,她在地狱的猛兽面前尚且能勇气十足,面对丈夫的苛责,她却失去了坚持自我的信念,显得既娇弱无力又意志薄弱。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以往的油灯事件中,面对暴怒的厄洛斯,她几乎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只是任他痛斥自己一番。又或者,只要他愿意,她甚至会把生命献给他的。

厄洛斯阴沉的脸和充血的双目让妻子不敢正视他。然而正是她那躲闪的眼神,无力的回答,使得醉酒的厄洛斯怒火中烧,即便他不相信她会红杏出墙,但他也笃定是她做出的轻佻举动让他受到了侮辱。本来他就差点永远失去了她,现在他千辛万苦地将她找回来,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可不是为了让她疏远他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如蜜蜂不采无蜜的花。也许海神说得对,没人有胆劫掠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的神妃。这种事的确不常见,除非他们是鲁莽的忒修斯,竟敢打冥后的主意;又或者是有趣的巨人埃菲埃尔忒斯,试图对赫拉下手。难道他们没瞧见酒神节上的酒鬼们向他和狄俄倪索斯敬酒的样子吗?这是厄洛斯的想法,很不幸地,过量的美酒助长了他的傲慢,将一切罪过归咎于自己的妻子。

他再一次仔细审视了普绪克。她似乎变得更美了。在早些时候,她拥有一头泛着金色的茶色头发,结婚后它们的颜色开始渐渐加深,现在完全呈现出漂亮的黑色,并且具有迷人的绸缎般的光泽。一头黑发在众多金发女神中的确显得格外夺目,不过对于大多数女神来说,正是她们那头如同金子般闪耀的秀发让她们受到凡人的仰慕,甚至是效仿。

美不是罪过,可惜多数男子不懂这个道理。

“正是这种怯懦柔弱的样子让男子想施以眷顾啊,不,也许是更想满足支配的欲望。全都是她的错。”厄洛斯如此想着,强烈的酒劲和占有欲已经使他耗尽最后的温柔,撕破长期以来的伪装,将自童年时代养成的恶劣本性展露出来。此刻,她诱人的肌肤如锋利的剃刀,足以抹掉一切良知。

 “倘若不是我娶了你,恐怕你早就变成了一文不值的残花败柳。要知道你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本来我的母亲可是要叫你嫁给一个魔鬼的……”

耳边是如此优雅又熟悉的声音,带着热气,可是女子那漂亮的肢体却因此而颤抖。醉酒的爱神一身酒气,双眼饱含欲望,充斥邪念,他旧事重提并且威胁她,让她既无所适从又万分委屈。

饮泣吞声的妻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惧缠绕着她,战栗支配着她,手腕似乎要被捏碎,最重要的是,丈夫的话太伤人了。她终于红着眼眶反驳道:

“那你,不就是我的魔鬼吗——”

可惜她立即就噤声了,无法再说一个字。粗糙的皮质手套硌着她的皮肤,他的有力的手卡住了她的下颌,使她被迫抬起脸。

“这就是你的回答?你要袒护那些住在海里的家伙吗?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说,你引诱了他们?”

“不……不是那样的,你喝醉了……“

姑娘用力挣脱丈夫,流着泪摇着头,急切地否认着此种责难,因为先前的劫难让她身心俱疲,她不愿再提起那件不幸的事了。也许诸神也不愿这无辜的妻子蒙受不白之冤,亦不愿看到可爱的年轻夫妇因莫须有的事情争吵,她身后的壁画上,倚靠着石柱沉睡的双子神从永恒的睡眠中醒来,手握花环,神圣的双眼低垂,在画中缓缓摇动不朽的头颅,发出无言的叹息。

然而醉酒的爱神曲解了诸神的证言,他看见诸神也在为一位女子的轻佻举动而哀叹,仅存的一丝理智最终泯灭在深沉的醉意中。

“我可没醉!不过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吧。你是如何……取悦那些家伙的。”

“不……不要!”

厄洛斯借着酒劲,粗暴地拽住普绪克的手腕并将她拖到床前,接着她因为他那无法抗拒的力量而重重向床上跌去。女子跌倒在丝质的帷幔之间,壁画上的诸神也垂下高昂的头颅,闭上光辉的双眼,再次陷入永恒的沉睡之中。


【综主希神R向合集】七夕花言葉(二)金穗花/赫克托尔×安德洛玛克

CP赫克托尔×安德洛玛克 感谢小九带我玩 @初霜小九Okami 

※可能会有OOC 请见谅233/以及第一次写这对,超紧张有没有

※车/赫克托尔出征前的情节

————正文————

“我想再给你生个孩子。”女人端来酒盘,突然如此低声说道。

男人手中的酒杯停在空中。

“安德洛玛克,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男人猛地呷了口酒,“照顾好我们的阿斯提阿那克斯,不要让他感到饥饿。他需要母亲时刻呆在身边。”

“我让女仆把他抱过去了。”

安德洛玛克说着,从身后抱住了丈夫。她将侧脸贴着男人宽厚的后背,嗅着那股熟悉的带着男子的阳刚之气的汗味儿,轻声说:“你是对的。我的赫克托尔,不过让我和你待一会儿吧,就一会儿。明早你就得出发了……哦不,说不定,是今晚。”

“安德洛玛克……我——”男人转过身拥住女人,想开口说点什么,却不由得噤声了。凝重的悲伤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想俯身亲吻她,告诉她他会从战场上凯旋的,但是他并不想再欺骗她,因为连她也明白,

“不必再说了。”安德洛玛克伸出手指按上丈夫的唇,“我们没时间了。”

“不,”赫克托尔捧起妻子的脸,注视着她的因日夜操劳而略显浮肿的双眼,注视着她苍白美丽的额头,摇头笑道,“我们还有一整夜的时间,一整夜。”

“是的。“安德洛玛克含着热泪,吻上了丈夫的唇。

夜莺凄美的歌声在营帐外响起,掩盖了室内男女低沉的粗喘。军队沉寂,战马安然陷入熟睡,唯有在野火中枯败的金穗花,随夜风落在清辉下。

安德洛玛克狠狠地啃咬着男人的唇,直到他的薄唇渗出鲜血,她舔着他的血,想要记住他的味道,以确认此刻他不是特洛伊的城墙,他只属于她,只属于一个普通女人。

“你会带女奴回来吗?”
“看你的表现。”男人边开玩笑边解下战袍,一手握住女人白皙的手腕,在那双柔荑上轻咬了一下,旋即倒向床榻,女人随之摔下,柔软的身体与他重叠,他让她伏在他的胸口,轻抚着那头棕色的秀发。

车门在此



【综主希神R向合集】七夕花言葉(一)百叶蔷薇/厄洛斯×普绪克

CP厄洛斯×普绪克

※OOC属于我,爱属于你

※车

※下一篇赫克托尔×安德洛玛克,正在码字中

——正文——

“你叫我来这里做什么呢……”身着华丽衣袍的少女只身一人来到了神庙里,因为青年告诉过她不要带任何随从。

“有件事,有些难以启齿……”青年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公主,顿时为自己的无耻计划感到羞愧,他甚至想请公主回去了,至少不要让她知道那件事。

“亲爱的索福克勒斯,我最杰出的勇士,你可是一向心直口快的,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难以开口呢?”

少女那纯净的眼神,终于让青年下定决心,不惜违反与某位神明的约定。

“普绪克公主,时间还来得及,你快离开这里吧。”青年说着,急忙拉着公主的手就要往外走。

“额,为什么……”

“别说了,您快离开吧,无论发生什么,永远,永远不要再来这里!”

此际,有奇异的声响在神殿内响起,这里除了公主和青年,再没有别人。

“该死!”青年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不顾一切地喊道:“快走!“

然而一切都晚了。公主刚要跟着青年跑开,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惊叫,她的脚被神殿内生长出的玫瑰花枝条死死地缠住,整个人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无论你要对我降下何种惩罚,这都与普绪克公主无关!请你放了她!“

青年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冲着殿内的神像大吼道。

“斯菲克勒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公主揉着疼痛的脚踝,不过比起自己她更担心青年,她从未见过她最信赖的勇士如此失态的模样。

青年铁青着脸,公主的话早已置若罔闻,他攒紧拳头向面前的神明恶狠狠地咒骂道:“如你所见,我反悔了。但是我不惧怕你的惩罚,我也可以为你献上更好的祭品,因为我要娶公主为妻!如果你要伤害她,那么我非但要号召全城的人停止对你的供奉,甚至可以拆了你的神庙。”

“记住你刚才的话,你这出尔反尔的东西。“厄洛斯扯住青年胸前的衣袍,锋利的宝剑随之而落,“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神殿内的石柱因爱神的震怒而颤抖,挂在墙上作装饰的马蹄铁铮铮作响。

”你竟敢企图私占献给神的祭品,并对塞浦路斯女王之子以这种语气说话,你会后悔的!”

话音刚落,开满花朵的玫瑰枝条自爱奥尼亚石柱四周伸出,将青年紧紧裹住,并牢牢地绑在了柱子上。

“我恳求您,饶恕他吧,我们不该鲁莽地闯入这里,打扰您的安宁……”普绪克跪坐在地上,希望面前的神能大发慈悲放过她的勇士。

“你竟然不知情吗?他可是本就打算将你献给我的啊。”厄洛斯注视着眼面前的少女,俯下身轻轻勾起她的小巧的下颌,满脸戏谑地说道,接着他瞥了一眼被绑着的青年,青年正苦苦挣扎着——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传送门已更新

——后日谈——

多年以后,青年已垂垂老矣。进入暮年的他嗜睡难改,某天,他又伏在案前进入了梦乡。

他来到一处华美无双的宫殿中,绕过繁花缠绕的柱列,穿过雕饰繁复的走廊和拱门,烟雾缭绕中,年轻女子半躺在华丽的锦床上,轻纱之内。他踌躇再三,终于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发现她就是他牵挂多年的少女时,不由得热泪盈眶,跪倒在地。

“公主……”他已是老泪纵横。

“我的勇士,不要悲伤,你应该为我们的重逢而喜悦才是。”

熟悉的,温柔恬静的少女嗓音,让他倍感亲切。

“斯菲克勒斯,你要写我的故事?”

 “是的,公主,”他的声音苍老而颤抖,“不……女神。”

“我要让世人记住他可憎的一面。”

少女闻言,沉默了片刻,接着叹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说着,娇美的脸上带着祥和的微笑,“无论如何,神的名誉还是不要去毁伤为好。”

老人本想为公主打抱不平,想询问她的近况,当他看见公主脖子上戴着的爱神像时,便欣然笑道:“是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他来了,不过为了你的安全,我送你离开吧。”普绪克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羽毛扇。

少女送走访客,转身走进随即降临的,生有双翼的神明的怀抱中。

“你写的故事会被传颂下去的。”

她的声音最后一次在他耳中响起,他猛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还在简陋的小屋中,周围一切完好,包括手中的芦苇笔,桌上的莎草纸。

“是啊,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的主人公得到了幸福。”

他老了,并不能回忆出完整的故事。不过他尚能对他的朋友和酒客讲出只言片语。

断句残篇被编成歌和诗,口耳相传,像插上翅膀的飞鸟,飞向热闹的集市,偏僻的乡村,商人为传言驻足,旅客将故事记住。 

于是,一个古老的美好传说从此滥觞。

-------------------END-----------------------

后记:※此篇三观不正(NTR)/直男癌/ 暴力性侵不是爱,要坚定社会主义价值观

※谨慎交友,小心自己男票/老公的上级/朋友。谨慎招惹权贵。

※防人之心不可无 ,尤其是要小心熟人。


【神谱拾遗・後日談一】愛され上手は女神様/擅长被爱的女神~普绪克

如题这是一个后续,因为是发到海棠网的所以内含少许ROU渣(粗/鄙之语)

小白兔/小学生思维禁止阅读   OOC属于我,爱属于你。

前情:神谱拾遗禁录谈(一)普绪克

------------------------------分割线-------------------------

既然厄洛斯插手了,阿芙洛狄忒也就未能兑现释放普绪克的承诺,因为她溺爱她的儿子。

“母亲,把那小妞交给我,我会好好孝敬您的。”

“随你处置吧,她是你的了。”阿芙洛狄忒慵懒地躺在黄金躺椅上休息,并不在意儿子的请求。

“我恳求您,放了我吧。”普绪克说着,吻上了厄洛斯的手背。“我爱您,可是,我不能和您在一起。我只想回到我的城邦,回我父亲身边……”

“当然可以,不过,我得先让你见识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普绪克端详着酒杯中的透明液体,疑惑地问道。

“这是为了庆祝你完成任务的神酒啊,喝下它,你就会获得永生,并且永葆青春。那样你时刻都能见到我了。”

“可是……我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您不需要——”

公主虽然爱上了他,可是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和这样一位恶劣的神永远在一起,她认为宁可像酒神的伴侣阿里阿德涅那样寿终正寝,也总比一直被他折磨好。

“没有人能拒绝神的馈赠。你要违抗我吗?”

爱神打断了公主的话,他愠怒的语气让公主立即噤声了。普绪克低着头,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显然她是不愿意的——不由分说,厄洛斯抓住了倔强的姑娘并强行将神酒全数灌入她的喉咙。他的动作十分粗 暴,她来不及吞咽,小股的水流顺着她的脖颈流下,沾湿了她胸前的衣裳,尽管被呛得十分难受,可那些神酒却立即生效了。效果是永恒的,不可逆的。

“即便吐出来也是没用的,只需要一滴酒就能让你永远做个女神,这样不好吗?”厄洛斯抚摸着姑娘的满是泪痕的脸颊,用略带薄茧的拇指替她揩去眼泪,“我要你,做我永久的新娘,亲爱的普绪克。”

普绪克顺从地点了点头,任由厄洛斯亲密地搂住她的腰肢,并在她的左脸颊亲了一下。

她克制不住要去爱他,可是她更害怕他。

新婚之夜厄洛斯依然有些粗 暴,尽管他已经得到普绪克做他永久的合法妻子,但他已经习惯那样对待她了。他像第一次凌 辱她时那样狠狠地 干 着她,让她高 潮迭起,尖叫连连。不过因为她比较配合,他就依然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她那美艳动人的肉体,在畅快淋漓的交 欢中水 乳  交 融一番。当厄洛斯从不分昼夜的男欢女爱中醒来,注意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时,才第一次对她有了怜悯之心。

她醒来时,他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外出了。

“你要小心神王宙斯,不要轻易和他搭话,明白吗?”厄洛斯抚摸着普绪克的秀发,然后在她那红润的嘴角处亲吻了一下,关切地问道:“伤口还疼吗?我叫阿波罗的使者送点草药过来。”

“不,不疼了。“普绪克显然受宠若惊,看上去有些腼腆,因为突如其来的关心令她很不适应。但是她羞于向丈夫询问原因。

“太太,您为什么要惊讶于一位忠贞的丈夫对您的爱呢?您是他难得的爱人啊,他只爱您,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厄洛斯出门后,普绪克才羞涩地向仆人们提起这件事,可是她得到的回答是出乎她的预料的。

“只爱我吗……“年轻的神妃裹着华丽的丝袍,半躺在铺满香气四溢的鲜花的草地上,拖至脚踝的黑发随意披散着,眼中虽然仍存留一丝悲戚,但也对所见所闻将信将疑。

“汹涌的斯提克斯河水啊,请听听这个令人颤抖的誓言吧!若要问爱神的伴侣和枕边人是谁,那么答案的名字只有一个,那就是普绪克。她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否则,她就有愧于她走过的路,淋过的雨,有愧于她的那些伤痕和闯入死域的勇气。”说完,普绪克随手端起手边那精致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当厄洛斯完成一天辛苦的工作,再次回到新婚妻子面前时,得到了她的热情的吻。

“这太奇怪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次感到难为情并且脸红的是厄洛斯。他捂着发烫的耳根,自言自语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神妃了。

“当然不是了。因为我爱您。”普绪克笑着拥抱了他,并在他耳边娇羞地低语道。厄洛斯先是一怔,接着也欣然搂住了妻子。

“永远如此。”他听见她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如是说。

“我想同您睡觉。”普绪克说着,一双玉臂勾住了厄洛斯的脖子,并吻上了他的唇。


【希神同人R向】神谱拾遗禁录谈 (一)普绪克

希神厄洛斯×普绪克/BG向

小伙伴点的梗,这是一趟开往春天的列车。「言語責め、中出し、無理矢理、陵辱有り」

前情提要:

缪斯啊,你为何沉默,是否为了那些被禁止书写的历史——

占卜结果显示,连日的大雨和洪灾是阿芙洛狄忒的愤怒带来的。因为城邦的公主普绪克惹怒了她,当然,这与崇敬公主的人们有关。

“请原谅,一切都是我的错,与他们无关。”少女跪在爱神殿前忏悔道,“是我自己招摇过市,惹来了大祸……“

可是虔诚的歉意却没能引来爱与美之神的显灵,反倒引起了小爱神的注意。

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厄洛斯不觉暗自好笑,他原本以为又是哪个庸脂俗粉敢与最美的女神斗妍,并不屑与她们计较,然而就在他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竟然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凡人诚不欺我,不过送给怪物真的可惜了。厄洛斯打量着面前的凡女,忽然心生一计,决定要替母神好好惩罚一下这位放肆的公主。

“只要我听您的吩咐,阿芙洛狄忒就不会找我父亲的麻烦了?”

“当然。”

“请问我应该做什么?”

“取悦我就行。”

“那么,请问您要什么作为献礼,珍宝,活牲,抑或是美貌的处子?”

“珍宝和活牲我们已经多得装不下啦。至于美貌处子,”厄洛斯轻笑了一声,“你不就是吗?”

“这……”

少女明显犹豫了。

“怎么,害怕了?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厄洛斯盯着面前的怯懦的女孩,虽然他其实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但她恐惧又假装镇定的样子煽动了他的施虐心。

“你当然可以走。只要明天,不仅是你的国王父亲,甚至你的臣民,都将遭遇不幸。”

少女闻言吓得花容失色,思索再三后坚定地答道:

“只要您答应保护他们,我什么都愿意做。”

不愧是万人景仰的公主,真是毫无保留的善良,真够愚蠢的。厄洛斯想,凡人懦弱又好骗,果然不值得神的任何怜惜。他原本只是想捉弄一下她的,但是现在她比他想象中的更有趣,于是他改变主意了。

“什么都愿意做吗……?”

高傲的阿芙洛狄忒之子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顺手将杯中的鲜红液体泼向少女胸前,他的嘴角泛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你的衣服脏了,把它们脱下来吧。”

“……”普绪克咬紧了牙关,拼命忍住眼泪,倔强地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这种要求对她来说实在太突然了。

她缓缓解开衣带,身上的白袍像四散的花瓣一样,伴随着贞洁与羞耻心,零落在地。

但是旋即,她又听见爱神嘲讽的声音:

“如果让人知道他们所爱戴的冰清玉洁的普绪克公主现在是这副模样,不知会怎么样。”

男子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明明脸颊火热得发烫,她的心却像冰一样冷到了骨子里。

“如果你听我的话,我将为你保守秘密。”

“是……”

厄洛斯用带刺的玫瑰花枝轻轻划过少女光洁的脖颈,感受到她在紧张地颤抖,在确认她不敢做出任何反抗后,满意地笑了。

现在,她将被拉下不属于她的神坛。

正文点我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11第十七夜(νύχτα)

普绪克坐在往常幽会的锦床边,背对着高大的落地窗。她低着头,茶色长发遮住了脸,看不到她的表情,实际上从入夜起她就在小心盘算了。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推移,她的神秘的丈夫,将再次降临于此。

“爱怎能没有形状呢?他先将你养得肥肥的,等时机一到,就原形毕露把你一口吃掉……”

“准备好灯和刀,你把灯和刀藏在床底下,等你丈夫睡着了,就起来点灯看他的脸,如果他真的是怪物,你就用那刀子杀了他”

她在床边小心等候着,仔细回忆着姐姐交代的每一个细节。只为今晚的一个结果。她只能确认他拥有人形,因为他永远以人形示人,也许他酣然入睡之时,会原形毕露化成大蛇,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看清他。即使她清楚地记得这“怪物”是如此温柔体贴,从未试图伤害她。

“普绪克!”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普绪克心中一紧,手心里溢出了汗,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

“嗨,普绪克,你见到了姐姐,开心了吧?“

“我们一起说过了话,吃了饭。”

“那么,姐姐有没有问我的事情呢?”

“她们问起你,我就说你打猎去了。”她随口敷衍道。

“说得好,普绪克。“身后那人闻言紧紧抱住了自己。

那人的怀抱及其温暖,他呼出的气息轻拂着耳边的发。可惜她看不到他充满依赖的笑。

“你得,像往常一样取悦他,让他放松警惕……”

普绪克想起来姐姐交代过的事。她的丈夫睡眠时间极短,来无影去无踪,绝非平庸之辈,要想让他睡得深沉,有一个办法,就是使他耗费精力,陷入疲倦之中。

 “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好久了……”普绪克转过身,借着黑暗,纤白的手指抚上丈夫的胸膛,她几乎要把整个人贴/到对方的身上,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微微发抖的身体。

“欸,亲爱的你在发抖?”

“也许是,天太冷了吧……”普绪克顿了顿,“我想你能帮我热起来……”她附在丈夫的耳边,轻声说道,呼出的热气搔动着他的耳根。

爱神当然明白她什么意思。这也是他想要的。夜色中,怀中少女仰望着自己,眼神迷离,魅惑至极。

“普绪克,你知道,我无法拒绝你……”他笑了。

可惜温柔的女子这次并不遂他的意。她撩拨了他,又忧伤地叹了一声,推开他的炙热的胸膛,迈开轻盈的步伐向洒满皎洁月光的窗边走去。

然而富于远见的神明也识破了她的企图。他没有被她引到月光下,却立即用他那有力的臂膀拦住了她,用他那轻柔却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她重新揽入怀里,说道:

“有什么事情令我的新娘突然唉声叹气呢,难道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伤心事吗?”

“没有……因为我太想见到你了,而你很快就会离开。”

这次厄洛斯没能察觉到普绪克在说谎,因为她的后半句的确是肺腑之言。他嗅着她的秀发的芳香,缓缓解/开她的腰/带,将衣物从她的肩头褪下,华丽的布料就像花瓣一样散/落在她纤细的脚边。

“普绪克,我可爱的新娘,你真美。”他的声音染上了情/欲的味道。

厄洛斯坐在床边,普绪克则跪在他的脚边,不着寸/缕,头倚着他那覆盖着华丽衣袍的大腿,他则伸手抚摸着她那娇美的脸颊和柔软的红唇。她闭上她那令人炫目的双眼,歪过头亲吻他的手指,对着黑暗说起她的誓言:“你知道的,我永远都是你的普绪克,任何闲言碎语都不能动摇我的热情和忠诚……我的堡主,我的情人,我最温柔的丈夫,我那美妙的生命,即便是拿爱神厄洛斯本人和你换,我也不愿意。”

恐惧和激动的心情让她说到一半时不得不喘一口气。她怎么可能听不见那些警告的声音呢?她听见黑暗中有无数个声音在告诫她:不要那样做,否则她将面临意想不到的惩罚。

然而有什么惩罚能比得上现在她所受的好奇心的折磨呢?她太难受了。一方面既因为姐姐的话而惴惴不安,另一方面,又因为即将背叛誓言而羞愧不已。因为长期以来,她身处无尽的黑暗之中,只得求助于肉/体与声音的感官,她感到他们的爱情是不完美的。

这一番甜蜜的举动极大地取悦了厄洛斯,可惜他处在浓烈的情欲包围之中,没能察觉到普绪克的真意和其中隐藏的哀伤。听见自己的名字,他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不过当她捧住他的手深情亲吻他的掌心,白皙如象牙的肌肤自黑暗中映入他的眼帘时,温热滑腻的触感又让他忘记了一切。

在炽热的爱抚中,一切戒心都可以暂时烟消云散。

倘若世界上真的有永恒的乐园,恐怕应该名为普绪克吧。丘比特依稀觉得,这少女仿佛是他灵魂的一半。他欣赏着她眉头紧蹙的羞涩神情,在她的纯洁的痛楚中,填补了缺憾,救赎了心灵。极致的丧失感甚至令他怀疑自己是否马上就要死去。如果是这样,他情愿将她和自己化作云/雨,骨骼相缠,直到云消雨散,至死方休。

丈夫沉沉地睡去了,然而普绪克一直未合眼。确切的说是快要到凌晨,眼看天色将明,她再不行动,恐将前功尽弃。

姐姐们的话一直回旋在脑海里。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掀开被子坐起身来,黑暗中,丈夫背对着她睡得正酣。她悄无声息地从床上起来,利索地穿好衣服,尽量不吵醒枕边人,就在这时,脚边一个陌生的触感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只箭筒,里面恰好只装了金箭。

普绪克点起了灯,赤脚站在床前,床上的人整个身体覆盖在被单之下。她知道,平静的日子结束了。

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我就看一眼,就看一眼,请你不要醒来……

姐姐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她们说,他可能是个凶残的怪物。尽管她极力争辩了,可她对自己的判断没自信,她还是拿起了本来用于自卫的刀子,然后心一横,猛地拉开了丈夫身上的被单。

“……!”

普绪克差点惊叫出声。因为那人,生有白色双翼,粉发紫衣,他的武器,他的所有和她熟知的神庙里的某位神明一模一样!

事到如今她必须看个清楚。她大胆地弯下腰,探过身去,金黄的灯光下,照见了一位极其英俊的男子——没错,他就是爱神丘比特,虽然身体长高了,但是普绪克认得他。她想起某天早晨醒来时在床头发现的一根白色羽毛。

他的羽翼一定会在和她幽会之时巧妙地隐藏起来,她躺在床上从背后拥抱他的时候也并没有触摸到羽翼。只是今晚他疏忽了这个细节。

床上的男子,确切地说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形态的神,外表和自己年龄相仿,甚至有可以和身为美女的自己相媲美的容貌。“他可真美啊……”普绪克举着烛台,她也禁不住赞叹道。他的粉色卷发映衬着白皙的皮肤,侧脸在灯下显得极其俊美而神圣。普绪克有些失神,但是她忘了----她的手里还举着烛火拿着匕首。她其实很想把匕首藏进怀里,立刻跪倒在床边,但是女性特有的情感使她变得迟钝,不能快速反应过来。

少女白皙的手臂因为激动的内心而颤抖着,一滴滚烫的烛泪从倾斜的烛台里无声地流出,落向正睡得深沉的,爱神的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