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希神R向】Ancient beautis/古典美人

“你不接触温热的血液,也不接触柔嫩的肌肤,只顾讲道,岂不寂寞?”
——与谢野晶子《乱发集》
玫瑰何时盛开,你我从哪里来?
为何你像凡人一样善妒,我则充满好奇永无止境?
当不死的天神像有死的凡人一样互相拥抱时,便从中生出喜悦,欢愉,甚至是文明。

--------------------------------------------------------------------

这是一个炖肉大坑。男性向/粗暴/温柔/都有。。更新时会在每个标题上贴超链接。海棠和微博也会发,那么就随缘吧,欢迎留言,婉拒调戏。

(一)【已完成】灵魂礼赞/普绪克×厄洛斯 

(二)请君勿死/阿芙洛狄忒×阿多尼斯

(三)杜鹃之春/赫拉×宙斯

(四)女武士颂/阿塔兰忒×希波墨涅斯

跟风来一波普绪克的神话表情包。
后面可能有些在微博放过了,我不记得了←_←
抱图随意

【希神同人R向】精神之爱/厄洛斯×普绪克

  • 国庆贺文,纯情车,全文依旧见微博和石墨

  • 纠结普妹不是希腊的那就当厄洛斯(丘比特)跨国婚姻吧,不仅前卫还国际化(狗头)

  • 普妹突然性转,性情豹变,雷者慎

  • 配合chris spheeris的纯音乐《eros》食用更加,结尾处可以听见eros迷人的笑声和叹息哦

--------------------------------------------------------

“嚯,这小子是谁?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宙斯撸着胡须,饶有兴致地打量了眼前的美少年一番,发现他没有喉结,美而阴柔。

迎上主神的目光,黑发美少年似乎有些害羞地躲在厄洛斯身后,他那精致的脸上泛着异样的红晕,他怯生生地回答:“您好,我……我是普绪克。”

“呃,这是怎么回事?”宙斯一脸诧异。

“我也不知道,她出来接我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这可真是稀奇。不过你快带她回家吧,她快要急哭了。”

乌云之神一脸戏谑地笑道。

“干什么这么着急回来呢,我本打算找宙斯帮忙把你变回去的,唉。”

“因为……我……”普绪克捏着衣角,涨红了脸,踌躇不已,接着终于大声说出了令厄洛斯颇为诧异的宣言。

“我要上你。”

微博传送门 石墨传送门

【希神同人R向】美人图/阿芙洛狄忒×普绪克

  • 国庆宅着练习的结果,觉得很烂

  • 不拆CP,纯兴趣使然。本来目标是清水车,结果还是被我搞成男性向的了。

  • Are u ready?(这里只能放一点点,全文见微博)

————————————————————————

“哦,女神,让我亲吻你的双脚吧!”

他躲在神庙的少女柱后,静候良机。眼看黑发女子即将站不稳,不得不靠在祭坛前,开始捂紧胸口发出难/耐的粗/喘,他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邪/ 淫的笑。

他梦想了这件事很久,即便知道她是位女神。他在献给她的神酒当中掺了来自阿芙洛狄忒神庙的,最猛烈的春 /药。

全文戳我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48厄洛斯的烦恼/下(ενόχληση)

存个档。以后有空我会专门整理目前已更的章节的w

——------------------------------------------------------

(前半部分)

普绪克从床上坐起来,双臂支撑着身体,丈夫突然的闯入使她从沉睡中惊醒,只是赫尔墨斯的魔杖的力量让她的脑中残留一丝眩晕。她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又拨开面前的帷幔,在昏暗中摸索着下床,然而不慎踢到了什么东西。

“啊……”在她发出轻微的惊叫并向前跌去的同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挡住了她。

“我并非每次都能像这样拯救你。”厄洛斯抱着跌倒在他怀里的女子,红着眼眶。他想起他们还住那个不为人知的宫殿里的时候,她总是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主动迎接他,就像可怜的瞎眼的恋人,即使跌倒也要奋力投入爱人的怀抱。可是她又如此热情,从不会拒绝他。

“你喝醉了……”普绪克立即认出了丈夫,可是他浑身浓烈的酒气和炽热的怀抱让她害怕。“放开我……”她颤抖着声音请求道。

也许是知道妻子讨厌这股酒味儿,悲伤的丈夫放开了她,因为他不想让她不快。

厄洛斯长叹一声,说道:

“我赋予你妻子的高贵,与你缔结合法的婚姻,使你摆脱凡女的命运,不再沦为男子的战利品,遭人奴役。因为我希望得到你的永恒的爱。我是说,不要你的嫁妆,你得用你的的全部,你的爱情报答我。这是一种契约精神。你的毁约行为,使我不得不相信,你已经疯了。可怜的普绪克,你正在经受着诅咒的考验。那种诅咒考验着你的忠诚,考验着我的耐心。”

“诅咒……”女子那张娇美的脸上立即显现出惊诧,甚至是恐慌的神色。不过比起诅咒,现在她更害怕她的丈夫。她越是后退,他就随之而逼近,直到她被逼到墙角,失去了最后的退路。

“你真应该老实告诉我,狄俄倪索斯的酒会上你对那些家伙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打你的主意呢?”

“我没有……斯提克斯河水明鉴……我,我不知道……”

此种诘问让一向安守本分的姑娘手足无措。可惜的是,她在地狱的猛兽面前尚且能勇气十足,面对丈夫的苛责,她却失去了坚持自我的信念,显得既娇弱无力又意志薄弱。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以往的油灯事件中,面对暴怒的厄洛斯,她几乎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只是任他痛斥自己一番。又或者,只要他愿意,她甚至会把生命献给他的。

厄洛斯阴沉的脸和充血的双目让妻子不敢正视他。然而正是她那躲闪的眼神,无力的回答,使得醉酒的厄洛斯怒火中烧,即便他不相信她会红杏出墙,但他也笃定是她做出的轻佻举动让他受到了侮辱。本来他就差点永远失去了她,现在他千辛万苦地将她找回来,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可不是为了让她疏远他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如蜜蜂不采无蜜的花。也许海神说得对,没人有胆劫掠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的神妃。这种事的确不常见,除非他们是鲁莽的忒修斯,竟敢打冥后的主意;又或者是有趣的巨人埃菲埃尔忒斯,试图对赫拉下手。难道他们没瞧见酒神节上的酒鬼们向他和狄俄倪索斯敬酒的样子吗?这是厄洛斯的想法,很不幸地,过量的美酒助长了他的傲慢,将一切罪过归咎于自己的妻子。

他再一次仔细审视了普绪克。她似乎变得更美了。在早些时候,她拥有一头泛着金色的茶色头发,结婚后它们的颜色开始渐渐加深,现在完全呈现出漂亮的黑色,并且具有迷人的绸缎般的光泽。一头黑发在众多金发女神中的确显得格外夺目,不过对于大多数女神来说,正是她们那头如同金子般闪耀的秀发让她们受到凡人的仰慕,甚至是效仿。

美不是罪过,可惜多数男子不懂这个道理。

“正是这种怯懦柔弱的样子让男子想施以眷顾啊,不,也许是更想满足支配的欲望。全都是她的错。”厄洛斯如此想着,强烈的酒劲和占有欲已经使他耗尽最后的温柔,撕破长期以来的伪装,将自童年时代养成的恶劣本性展露出来。此刻,她诱人的肌肤如锋利的剃刀,足以抹掉一切良知。

 “倘若不是我娶了你,恐怕你早就变成了一文不值的残花败柳。要知道你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本来我的母亲可是要叫你嫁给一个魔鬼的……”

耳边是如此优雅又熟悉的声音,带着热气,可是女子那漂亮的肢体却因此而颤抖。醉酒的爱神一身酒气,双眼饱含欲望,充斥邪念,他旧事重提并且威胁她,让她既无所适从又万分委屈。

饮泣吞声的妻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惧缠绕着她,战栗支配着她,手腕似乎要被捏碎,最重要的是,丈夫的话太伤人了。她终于红着眼眶反驳道:

“那你,不就是我的魔鬼吗——”

可惜她立即就噤声了,无法再说一个字。粗糙的皮质手套硌着她的皮肤,他的有力的手卡住了她的下颌,使她被迫抬起脸。

“这就是你的回答?你要袒护那些住在海里的家伙吗?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说,你引诱了他们?”

“不……不是那样的,你喝醉了……“

姑娘用力挣脱丈夫,流着泪摇着头,急切地否认着此种责难,因为先前的劫难让她身心俱疲,她不愿再提起那件不幸的事了。也许诸神也不愿这无辜的妻子蒙受不白之冤,亦不愿看到可爱的年轻夫妇因莫须有的事情争吵,她身后的壁画上,倚靠着石柱沉睡的双子神从永恒的睡眠中醒来,手握花环,神圣的双眼低垂,在画中缓缓摇动不朽的头颅,发出无言的叹息。

然而醉酒的爱神曲解了诸神的证言,他看见诸神也在为一位女子的轻佻举动而哀叹,仅存的一丝理智最终泯灭在深沉的醉意中。

“我可没醉!不过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吧。你是如何……取悦那些家伙的。”

“不……不要!”

厄洛斯借着酒劲,粗暴地拽住普绪克的手腕并将她拖到床前,接着她因为他那无法抗拒的力量而重重向床上跌去。女子跌倒在丝质的帷幔之间,壁画上的诸神也垂下高昂的头颅,闭上光辉的双眼,再次陷入永恒的沉睡之中。


【神谱拾遗・後日談一】愛され上手は女神様/擅长被爱的女神~普绪克

如题这是一个后续,因为是发到海棠网的所以内含少许ROU渣(粗/鄙之语)

小白兔/小学生思维禁止阅读   OOC属于我,爱属于你。

前情:神谱拾遗禁录谈(一)普绪克

------------------------------分割线-------------------------

既然厄洛斯插手了,阿芙洛狄忒也就未能兑现释放普绪克的承诺,因为她溺爱她的儿子。

“母亲,把那小妞交给我,我会好好孝敬您的。”

“随你处置吧,她是你的了。”阿芙洛狄忒慵懒地躺在黄金躺椅上休息,并不在意儿子的请求。

“我恳求您,放了我吧。”普绪克说着,吻上了厄洛斯的手背。“我爱您,可是,我不能和您在一起。我只想回到我的城邦,回我父亲身边……”

“当然可以,不过,我得先让你见识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普绪克端详着酒杯中的透明液体,疑惑地问道。

“这是为了庆祝你完成任务的神酒啊,喝下它,你就会获得永生,并且永葆青春。那样你时刻都能见到我了。”

“可是……我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您不需要——”

公主虽然爱上了他,可是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和这样一位恶劣的神永远在一起,她认为宁可像酒神的伴侣阿里阿德涅那样寿终正寝,也总比一直被他折磨好。

“没有人能拒绝神的馈赠。你要违抗我吗?”

爱神打断了公主的话,他愠怒的语气让公主立即噤声了。普绪克低着头,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显然她是不愿意的——不由分说,厄洛斯抓住了倔强的姑娘并强行将神酒全数灌入她的喉咙。他的动作十分粗 暴,她来不及吞咽,小股的水流顺着她的脖颈流下,沾湿了她胸前的衣裳,尽管被呛得十分难受,可那些神酒却立即生效了。效果是永恒的,不可逆的。

“即便吐出来也是没用的,只需要一滴酒就能让你永远做个女神,这样不好吗?”厄洛斯抚摸着姑娘的满是泪痕的脸颊,用略带薄茧的拇指替她揩去眼泪,“我要你,做我永久的新娘,亲爱的普绪克。”

普绪克顺从地点了点头,任由厄洛斯亲密地搂住她的腰肢,并在她的左脸颊亲了一下。

她克制不住要去爱他,可是她更害怕他。

新婚之夜厄洛斯依然有些粗 暴,尽管他已经得到普绪克做他永久的合法妻子,但他已经习惯那样对待她了。他像第一次凌 辱她时那样狠狠地 干 着她,让她高 潮迭起,尖叫连连。不过因为她比较配合,他就依然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她那美艳动人的肉体,在畅快淋漓的交 欢中水 乳  交 融一番。当厄洛斯从不分昼夜的男欢女爱中醒来,注意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时,才第一次对她有了怜悯之心。

她醒来时,他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外出了。

“你要小心神王宙斯,不要轻易和他搭话,明白吗?”厄洛斯抚摸着普绪克的秀发,然后在她那红润的嘴角处亲吻了一下,关切地问道:“伤口还疼吗?我叫阿波罗的使者送点草药过来。”

“不,不疼了。“普绪克显然受宠若惊,看上去有些腼腆,因为突如其来的关心令她很不适应。但是她羞于向丈夫询问原因。

“太太,您为什么要惊讶于一位忠贞的丈夫对您的爱呢?您是他难得的爱人啊,他只爱您,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厄洛斯出门后,普绪克才羞涩地向仆人们提起这件事,可是她得到的回答是出乎她的预料的。

“只爱我吗……“年轻的神妃裹着华丽的丝袍,半躺在铺满香气四溢的鲜花的草地上,拖至脚踝的黑发随意披散着,眼中虽然仍存留一丝悲戚,但也对所见所闻将信将疑。

“汹涌的斯提克斯河水啊,请听听这个令人颤抖的誓言吧!若要问爱神的伴侣和枕边人是谁,那么答案的名字只有一个,那就是普绪克。她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否则,她就有愧于她走过的路,淋过的雨,有愧于她的那些伤痕和闯入死域的勇气。”说完,普绪克随手端起手边那精致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当厄洛斯完成一天辛苦的工作,再次回到新婚妻子面前时,得到了她的热情的吻。

“这太奇怪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次感到难为情并且脸红的是厄洛斯。他捂着发烫的耳根,自言自语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神妃了。

“当然不是了。因为我爱您。”普绪克笑着拥抱了他,并在他耳边娇羞地低语道。厄洛斯先是一怔,接着也欣然搂住了妻子。

“永远如此。”他听见她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如是说。

“我想同您睡觉。”普绪克说着,一双玉臂勾住了厄洛斯的脖子,并吻上了他的唇。


【诗】致厄洛斯/to Eros

我从未见过如此璀璨的光芒,和温柔的黄昏
那里有颗露珠 滋润圣洁的玫瑰,歌颂爱情
你让鸟儿站在手上,用金箭刺穿它的胸膛,让它爱上眼前的人,好用歌声取悦你。
它手舞足蹈,婉转而啼
但你真正在乎的不是这种小把戏,不是吗?
她被你吸引,挥动身后的蝶翼靠近,想和你一起欣赏这可悲的鸟儿
只听鸟儿永不停歇地唱着:爱情啊,多么迷人,灵魂啊,你再也无法离去。
你把她绑在神殿内,王座的一侧
我听见一种隐秘的笑声,和低沉的喘息
我熟悉你, 阿芙洛狄忒之子
但我从未见过那样美妙的手指
抚过你漂亮的胸膛
你在她的肩上刻下齿痕
我从未感到如此的喜悦和震颤
不为一位穷人获得无价之宝
也不为一个男人占有一个女人。
乱发拖在地上也无暇梳理
她打碎了你傲慢的王冠
唱出最美丽的誓言
爱情,我将永远追随你,无论山高海深。

——听了哈利路亚之后瞎写的。[扶额]我觉得我真的是真爱粉😭
这个女人是谁我觉得很明显了。

【自制】不知道为啥特别喜欢这张硬核女神图👏
我阿芙战斗力应该还是可以的
占tag致歉but我真的很想让大伙看看这张图

【预告】【希神反苏文/男神的格调】【大概是遥远但一定会填的坑】

占tag致歉 文风的话,果然我应该搞成正剧风比较能构成高端黑?→_→
-————————前期提要————————————
“你,去教训教训那个不要脸的婊子,快点!这回直接杀了她,别留活口!”
“妈,又来?普绪克的事情已经够折腾的了,这回您就……”
“你还敢提这茬?算了我不管,走你!”
盛怒的阿芙洛狄忒一挥动玉臂,就将爱子厄洛斯遣送到了据说比众女神都要美一百倍的圣.布妖碧莲家族的公主所在的宫殿。
……
“回来啦?事情办好了吗?”
“……不是,我下不去手啊妈。”
“怎么 你又?”
“不是,快把我恶心吐了,我怕我这回去一身味熏着普绪克……”爱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嫌弃地说:“我真的不想弄脏自己的手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据说,爱神厄洛斯有个特异功能,就是只要接近玛丽苏婊或者有这样的家伙接近他,他就会立即对其身上的信息素产生强烈排斥反应并引发头晕呕吐等生理不适。
于是,阿芙洛狄忒只好另外想办法,她找到了赫菲斯托斯……
工匠之神靠那双无比灵巧的手,再萃取奥林匹斯山雪水之精华,历经七天七夜,造出一位前所未有的神灵 。
一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花之神就此诞生。
人称神山治婊专家,专治人神各种不孕不育以及内分泌失调导致的没事发骚的疑难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