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强者的力量

社最百无聊赖的时候,喜欢坐在火堆旁边吹响用鸟骨做的笛子。

长老们,或者说是父亲们对此感到很欢喜,因为会吹骨笛的年轻人让他们感到骨子里一种难以言表的风雅。社算是部落里最为健壮貌美的年轻人,骨笛吹得拿手,所以不少人都很羡慕他。当然母亲们在采集野果的时候听到他的笛声,也会这么教孩子们,在没有野兽的时候练习随性的曲子,因为这能使自己找到心仪的女子。

说到女子,社很喜欢丰。这毫不奇怪,丰是另一个部落的年轻少女,有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她缝制的兽皮衣服是最精美的,经她烧制的陶碗也总是布满了生动的鱼纹。她还喜欢奔跑。在丘陵上,在水边。社曾不止一次看到她用一种类似丝绸的东西裹在身上,迎风奔跑。下垂的衣物展开飞扬,就像某天看到的漂亮的展翅飞翔的白鸟。

他知道那是怎么做的,于是就拜托族里的母亲们增加养蚕的数量,礼物需要在秋天之前做好。社在想,大概秋天开始采摘野果的时候,她就可以在头发上插上骨簪然后到自己家里来了。

按照惯例他可以拥有一位妻子八位妾婢。但是丰的媒人好像不太高兴,因为他给的贝壳和玉不够多。这样丰带过来的人也就减少了。

社也忘了自己应该给多少个骨贝,多少颗玉石。直到丰的媒人带来一根打着六个结的粗麻绳。

婚礼很盛大。巫女们围着火塘为新人祈福,在石磐上敲打出清脆的声响,巫女中的最年长者把系着红绳的葫芦分成两半,盛满米酒,递给新人,并且还递给丰一个洁白的蚕茧。

部落添了人口,更需要为生计劳动了。他们听说种谷子可以得到更多的粮食,于是就在河边开了块地,除掉杂草,撒上种子。丰带来的人手脚非常麻利,因为见过别的部落的人也是这么做的。种谷子是很奏效的。社和丰的儿子竟然平安长到了十四岁,并且快长到门前那棵棠梨树苗那样高了,这算很难得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打渔的时候也努力地种起谷子来。

饥荒常常有,但是那些没有种谷子的人鲜有来抢劫的。因为他们的首领认为这回让神灵发怒,瘟疫会降临,这于道义上也是不对的。比起厮杀来,他们倒是觉得用各种鱼和贝壳来做交换也不失为上策。

社他们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常常与狼搏斗。狼这家伙,和用来祭祀的犬差别可大了。它充满了力量和智慧,一不小心就会被它算计。人们对狼的崇拜和敬畏也油然而生。社作为部落首领,用狼血涂箭,因为他隐约觉得这至少可以让弓箭附上神明的力量,打猎的时候会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他甚至还花了一年亲手雕琢出了一只玉龙,参照的狼的模样。

部落不停地变更,不断地有人死去,不断地有年轻人走出去加入别的部落,不断地有新娘嫁进来,领地也在不断扩大,最后和丰的父亲的部落合并了。

社已经老了。他坐在新式草房前,吹响了骨笛。骨笛很旧了,有些发黄,声音倒是和从前一样清脆。社看着劳作的女人们,想收成,想和涂山氏的联姻,想下一次的大祭,末了看了看装笛子的发黑的兽皮口袋。呐,该让丰磨制新的骨笛了。

丰睡着了,她梦见田地里谷子丰收,涂山氏的新娘和随从带着丝绸走来,狼群在奔跑。丰不由得抓紧了手中的那只玉龙。

骨笛声悠扬,思绪飘远。社依然坐在房前。他想起父辈们的话:到河边去,到平地里去,去垦荒,去耕织,去繁衍,去逐渐变得强大。这片土地,会属于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会很富饶。

——————————————————

大概是一篇杂糅各种元素的种花家发家史,跪求大佬别打。

后记——这大概是高二的时候写的,没什么改动。存档记录而已。一直很喜欢历史科目,那时也刚好在学古代史,老爸送了一套中国文学起源的书,看了感概万千吧。还挺喜欢看讲中华文明起源的纪录片来着。文中的少女丰就是来自一个纪录片片段,讲长江中下游文明的。那个演员相当漂亮,皮肤健康白皙,身材苗条,手捧一个陶埙,一身兽皮打扮。我理想中的祖先,和我持有的美意识差不多的样子。黑发,健康美,东亚人微黄的皮肤,我觉得也会是那个时候的人所具有的美的特征。毕竟那个时候还有女性崇拜,劳动力紧缺,健康的人应该是很受欢迎的。时间线大概是部落从不成熟到成熟这样,但是里面的很多习俗都不是一个时期形成的,没有明确的时间线,只是想用文字表现出来形成一个原始的画面而已。

首先是采集业,一般是女性的工作。然后是丝绸,这个确实起源很早,并且文中丰的衣服已经逐渐显现出传统服饰的雏形,暗示汉服的渊源。鱼纹来自半坡文明出土的文物描写。然后骨贝和玉石等,映射商品经济的产生。麻绳代表结绳记事。巫女的祈福来自于楚辞中描写到的一些仪式场面,对巫的信仰,暗示宗教的产生。另外新人喝酒的仪式描写取自周制婚礼习俗。蚕茧代表部落间的婚姻带来的纺织业的交流,以及男耕女织的特点。棠棣——诗经中出现的植物。狼来自于《狼图腾》,我取其力量崇拜和团结协作的部分。这本书批评的人很多,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读者如何取其精华吧。玉龙——龙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玉龙。社作为首领持有玉龙,也是权力和力量的象征。另外玉龙的原型取自于狼,有这样一个说法。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暗示早期部族已经开始产生将龙作为图腾的意识。涂山氏,这个部族是古代大部族之一,就是和大禹的部族联姻的部族。联姻以及社迎娶丰的时候随行的妾婢,映射华夏文明早期婚姻制度。另外,社的名字代表“社会”,暗示原始社会的形成,丰的名字代表“丰收”,一直是农耕民族比较注重的一点。

我一直觉得,农耕民族看似柔弱,似乎无法与骁勇善战的其他民族对抗,但是这种柔弱里面却蕴含了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在其他游牧民族纷纷灭亡,或支离破碎,融合进其他民族的时候,农耕民族却得以生生不息,繁衍至今,是非常伟大的。所以后来中华大地才如此富饶。

之前看了一篇小说叫《杜康》,也是以原始社会为背景的,不知怎的觉得祖先好厉害。最后,干了这碗黄河水,来世还做耀家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