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野千】告白 下

就问你写到一半的稿子被抽风的WORD给吞了刺不刺激!自己翻译自己的日文稿也是醉23333

各位客官请慢用w

-----------------------------------

犹如死刑犯到了行刑日一般,黑云压城,秋风萧瑟,野崎见了这般光景,也不由得更加愤恨自己的境遇起来。就像国语先生讲过的那样,这也许就是汉诗里写的那种凄绝的意境了吧。

“啊,梅太郎,准备好了吗,差不多可以出门了。”

“父亲……我必须去和女方见面吗……”

“那是当然,武士的后代怎么可以退缩呢。听对方上司说是个可爱的姑娘呢,真的不去?”

“没什么兴趣……”

“嘛,见一见也没事嘛,再说最后还不是看你喜不喜欢。”

“是……”

“穿着和服就要挺胸抬头嘛,这才像个男人啊……喔,真不愧是我的儿子,不错嘛。”

野崎父一边帮儿子整理着腰带上的羽织纽,一边提醒他注意仪态,看到儿子高大挺拔的身姿与和服意外相称,也不由得满意地笑了。

对野崎来说,这一身光鲜亮丽的昂贵和服反倒成了累赘,这场相亲明显就是大人之间的斡旋,现在唯一能想的办法,就是如何表现得既得体又能委婉地发出拒绝女方的信号。

料理屋里,野崎百无聊赖地等待着,观察着走廊屋檐下静静挂着的白色灯笼,那是高级料理店的一大标志。父亲嘱咐过不能乱动,否则袴的下摆会走样。倒不是说长时间跪坐会感到腿麻,现在让他有些不安的是食卓上的精致的怀石料理。这种昂贵的料理,平日里作为普通高中生的自己是不会轻易去吃的,特意选在高级料理屋,那么可见这次双方家长对这门亲事的重视程度。也许对方的来头不容小觑,是知书达理而背负着沉重的家族使命的富家小姐?在无聊之际野崎开始默默构思起铃木被迫与富家女未婚妻见面的场景。

“啊啊,您和令爱都到了吗。“野崎父站起身,理了理身上衣服的褶皱,彬彬有礼地朝障子外的两个人影招呼道,打乱了野崎的思绪,野崎也跟着站了起来。

率先进来的是一个带着细框眼镜的中年男子。男子有些瘦小,留着整齐的小胡子,威严中又不失亲切感,精致的眼镜链垂到深灰色高级布料覆盖的肩头,整个人透出一种清洁感和精明感。

男子和父亲寒暄了一阵,而另一人还在障子外,似乎在犹豫着,男子摇摇头笑着说道:“万分抱歉,小女让您见笑了。”说完又朝外面那人催促道:“在干什么呢,千代,快进来呀。”

野崎父赶紧笑着说道:“无妨,令爱怕是在害羞呢。哈哈。“然后又催促野崎跟对方打招呼。

野崎和男子打过招呼,便盯紧了障子外。

“呼啦“一声,障子终于被一双白皙纤巧的手轻轻推开了。一位穿着樱色振袖的长发少女踌躇着走了进来。少女低着头,头上的白色缎带垂到瘦削的肩头,似有心事。

“千代,快做个自我介绍吧。“

野崎屏气凝神,盯紧了面前的少女,想要确认刚才耳闻目睹的一切。

“是……。初次见面,我叫佐仓千代,18岁,现在在浪漫学园上学,请多多指教。“

……!

少女抬起了头,紫色的双眸清澈明媚,笑容羞怯。而这笑容,正是野崎在这几天以来最想看到的。他庆幸自己没有强硬地拒绝父亲的要求,没有在见到少女之前临阵脱逃。

他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让这门亲事谈成。

“那位上司可是一直在夸奖令郎呢。今天一见,果然如此,看起来是个认真可靠的孩子啊。“

“您说那位前野先生吗,是啊,这的确是那位先生的风格,哈哈。”

“是的,是位相当有趣的先生呢。”

两位父亲相谈甚欢,不知不觉提到了前野的名字。看来这次相亲一事有前野的参与。平时野崎一直敬而远之的那个前野,虽然是一如既往地爱管闲事,但这次好像的确是促成了一桩好事。野崎甚至有些后悔以前对他厌之入骨是否过分了,看来就算是前野也还是有成人之美的。

这回,神明大人也站在了自己这边。接下来就要看自己的表现了,如何在那位父亲眼里展现出一位有能可靠的夫婿的形象才是关键。

 “梅太郎,你也做个自我介绍吧。”

“是。初次见面,我叫野崎梅太郎,19岁。和佐仓小姐同在浪漫学园上学。“

“野,野崎君?!……”千代抬起头,掩饰不住惊讶和些许的慌乱。

“嚯,二人早就认识了吗。”野崎父闻言饶有兴趣地问道。

“啊,啊啊。”

“啊,是,是的。我也是在浪漫学园上高三,和野崎同学是同级生,而且是朋友。”千代似乎终于克制住了紧张,红着脸微笑着熟练地说起敬语。野崎父见这姑娘羞怯又可爱的模样,先前带着拘谨的笑容的脸也带上柔和自然的表情,一边又略感惊讶,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长子,打趣道:“嚯,梅太郎,真有你的,之前怎么没听说你在学校里有这么一位可爱的友人啊。”

“因为父亲您也没有问过我。“野崎淡淡地反击道。

“原来如此。小女在学校受令郎照顾了。“佐仓父欣慰地笑道。

“欸,这边才是,梅太郎才是受令爱照顾了。“

对面的男子笑容和蔼,眼里满是信任感。那位和蔼的父亲若是知道自己对他的女儿做出了何等残酷的事,恐怕不会这样和蔼地笑着了吧。看样子她并没有把在学校发生的那件事告诉家人。只有自己看得出来,她的笑容之下隐藏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千代,你不吃吗?”男子有些困惑地提醒着女儿。

“啊,不是啦,都很好吃所以不知道先吃哪份了,欸嘿嘿。”

野崎父瞥了身边的儿子一眼,似乎早已明白其心思,又用手肘碰了一下对方,示意他不要一直盯着女方看,那样会显得很失礼的。

野崎倒不是刻意注视着千代,只是现在只有他注意到了千代有些不对劲。也只有他能注意到。

其实从千代拿起筷子那一刻,就可以看出来她无心进食。倒不是说吃不惯这怀石料理,只是她在谈话的时候明显一直在强颜欢笑。

然而野崎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她不说出那件事的话就代表接下来该让他掌控故事的走向了。他要竭尽全力地在对方的父亲的面前展现自己。讽刺地说是相当积极的自我展现,比上最拿手的国语课的时候还要积极,连他都想嘲笑自己。野崎游刃有余地接着话茬,得体的谈吐,诚恳的态度,专一的爱好,精湛的厨艺,甚至拿出了漫画这个撒手锏,让佐仓父看到他骨子里透出来的令人倾倒的长男气质,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形象——即使此刻这个高级和服包裹着的正襟危坐的自己曾经伤害过这位父亲的女儿。

饭后,家长们外出继续畅谈着,似乎有意把这件和室留给了二人。

“我没想到会是野崎君……”

“我也没想到会是佐仓啊……“

“好久不见……“

“……”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佐仓的沉默态度有点火大,难道还想再来一次吗?虽然佐仓不像是那样的女生,但是正是由于这种过于隐忍的温柔,极有可能让她再次受到伤害。如果这次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呢,是B班的那些家伙呢,她该怎么办?啊啊,男性有时候真是可恶的生物。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也许只有直接问本人了。

“佐仓,为什么,没有通报……”

“因为……因为……”

千代犹豫再三,不过野崎没有等她,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这是他自己犯下的罪孽,野崎早已下定决心要自己偿还。不过在这之前他要试探一下千代的心。

“佐仓,起诉我吧。我留了那个时候的照片,不会辩解的。”

“照……照片?!!啊/////”少女的脸更是爆发一般发红,一时语塞。

“不不!!!听我解释!!我只拍了我的,肯定不会拍你的,放心……”这下野崎也面红耳赤了。脸红的二人一时面面相觑。半晌,千代率先打破了沉默。

“为,为什么……”

“那个是亲告罪,只要受害者带证据起诉一般都会有效的……就算审讯,开庭的时候也不会辩解,补偿金也会好好支付……”

“野崎君!在说什么呀……”

千代终于忍不住插嘴了,全力阻止野崎再说下去。她顿了顿,又继续道:

“那样的话野崎君就没办法继续画漫画了。全国的读者,还期待着梦,梦野老师的作品啊”

“而且,而且如果是野崎君的话不管对我做了什么都没关系的!!”千代几乎是泫然欲泣了,紫色的眼眸里写满羞耻与动摇。

“……”野崎沉默了。比起贞//操来你真的觉得漫画更重要吗……都到这份了还替人着想,真是什么事都服务周到啊你。

“……比起漫画来佐仓不会恨我吗……做了那种荒唐的事”

“野崎君还没发现吗……真过分啊,那天是想跟你告白来着啊”

“!!!”

“嘛,好像进展地太快了呢……各种。”千代已经声如蚊蚋,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看着面前的千代,野崎感到胸口一阵疼痛。

“佐仓真是温柔的人呐。”野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明明随心所欲地打我骂我都可以的啊,佐仓,你却……你就是对谁都这么温柔,才会遇到我这样荒唐的人让自己倒霉的啊。

“野崎君啊,那天也是这样露出寂寞的表情,令人难过啊。”

“抱歉……”

“没事……“

“嗯,对了,那个……“近看才发现,千代的樱色和服上还点缀着银色的樱花枝嵌着金色的织线,素雅中带着华美,因为身高差,从自己的角度还可以从交叉的和服领口下瞥见白皙的脖子之下微微露出的精致的锁骨,野崎赶紧别开了视线。

“和服,很适合你。“

“欸,真的吗?!“千代收到夸奖,白皙的耳根也染上了红晕。

少年瞥见千代头上那白色的缎带,不禁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自觉地伸手抚摸了一下视线下方那松软的秀发。

“呐,我们,以后建立新的关系吧。”

“诶诶?”

“以后你的一日三餐我做。”

于是他决定用一生来偿还之前的罪行。

当然至于他某天找到了白色缎带的出处,那就是后话了。

http://hashimotosawako.lofter.com/post/1dd161c7_fc1f2b5告白 中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