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48厄洛斯的烦恼/下(ενόχληση)

存个档。以后有空我会专门整理目前已更的章节的w

——------------------------------------------------------

(前半部分)

普绪克从床上坐起来,双臂支撑着身体,丈夫突然的闯入使她从沉睡中惊醒,只是赫尔墨斯的魔杖的力量让她的脑中残留一丝眩晕。她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又拨开面前的帷幔,在昏暗中摸索着下床,然而不慎踢到了什么东西。

“啊……”在她发出轻微的惊叫并向前跌去的同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挡住了她。

“我并非每次都能像这样拯救你。”厄洛斯抱着跌倒在他怀里的女子,红着眼眶。他想起他们还住那个不为人知的宫殿里的时候,她总是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主动迎接他,就像可怜的瞎眼的恋人,即使跌倒也要奋力投入爱人的怀抱。可是她又如此热情,从不会拒绝他。

“你喝醉了……”普绪克立即认出了丈夫,可是他浑身浓烈的酒气和炽热的怀抱让她害怕。“放开我……”她颤抖着声音请求道。

也许是知道妻子讨厌这股酒味儿,悲伤的丈夫放开了她,因为他不想让她不快。

厄洛斯长叹一声,说道:

“我赋予你妻子的高贵,与你缔结合法的婚姻,使你摆脱凡女的命运,不再沦为男子的战利品,遭人奴役。因为我希望得到你的永恒的爱。我是说,不要你的嫁妆,你得用你的的全部,你的爱情报答我。这是一种契约精神。你的毁约行为,使我不得不相信,你已经疯了。可怜的普绪克,你正在经受着诅咒的考验。那种诅咒考验着你的忠诚,考验着我的耐心。”

“诅咒……”女子那张娇美的脸上立即显现出惊诧,甚至是恐慌的神色。不过比起诅咒,现在她更害怕她的丈夫。她越是后退,他就随之而逼近,直到她被逼到墙角,失去了最后的退路。

“你真应该老实告诉我,狄俄倪索斯的酒会上你对那些家伙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打你的主意呢?”

“我没有……斯提克斯河水明鉴……我,我不知道……”

此种诘问让一向安守本分的姑娘手足无措。可惜的是,她在地狱的猛兽面前尚且能勇气十足,面对丈夫的苛责,她却失去了坚持自我的信念,显得既娇弱无力又意志薄弱。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以往的油灯事件中,面对暴怒的厄洛斯,她几乎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只是任他痛斥自己一番。又或者,只要他愿意,她甚至会把生命献给他的。

厄洛斯阴沉的脸和充血的双目让妻子不敢正视他。然而正是她那躲闪的眼神,无力的回答,使得醉酒的厄洛斯怒火中烧,即便他不相信她会红杏出墙,但他也笃定是她做出的轻佻举动让他受到了侮辱。本来他就差点永远失去了她,现在他千辛万苦地将她找回来,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可不是为了让她疏远他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如蜜蜂不采无蜜的花。也许海神说得对,没人有胆劫掠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的神妃。这种事的确不常见,除非他们是鲁莽的忒修斯,竟敢打冥后的主意;又或者是有趣的巨人埃菲埃尔忒斯,试图对赫拉下手。难道他们没瞧见酒神节上的酒鬼们向他和狄俄倪索斯敬酒的样子吗?这是厄洛斯的想法,很不幸地,过量的美酒助长了他的傲慢,将一切罪过归咎于自己的妻子。

他再一次仔细审视了普绪克。她似乎变得更美了。在早些时候,她拥有一头泛着金色的茶色头发,结婚后它们的颜色开始渐渐加深,现在完全呈现出漂亮的黑色,并且具有迷人的绸缎般的光泽。一头黑发在众多金发女神中的确显得格外夺目,不过对于大多数女神来说,正是她们那头如同金子般闪耀的秀发让她们受到凡人的仰慕,甚至是效仿。

美不是罪过,可惜多数男子不懂这个道理。

“正是这种怯懦柔弱的样子让男子想施以眷顾啊,不,也许是更想满足支配的欲望。全都是她的错。”厄洛斯如此想着,强烈的酒劲和占有欲已经使他耗尽最后的温柔,撕破长期以来的伪装,将自童年时代养成的恶劣本性展露出来。此刻,她诱人的肌肤如锋利的剃刀,足以抹掉一切良知。

 “倘若不是我娶了你,恐怕你早就变成了一文不值的残花败柳。要知道你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本来我的母亲可是要叫你嫁给一个魔鬼的……”

耳边是如此优雅又熟悉的声音,带着热气,可是女子那漂亮的肢体却因此而颤抖。醉酒的爱神一身酒气,双眼饱含欲望,充斥邪念,他旧事重提并且威胁她,让她既无所适从又万分委屈。

饮泣吞声的妻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惧缠绕着她,战栗支配着她,手腕似乎要被捏碎,最重要的是,丈夫的话太伤人了。她终于红着眼眶反驳道:

“那你,不就是我的魔鬼吗——”

可惜她立即就噤声了,无法再说一个字。粗糙的皮质手套硌着她的皮肤,他的有力的手卡住了她的下颌,使她被迫抬起脸。

“这就是你的回答?你要袒护那些住在海里的家伙吗?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说,你引诱了他们?”

“不……不是那样的,你喝醉了……“

姑娘用力挣脱丈夫,流着泪摇着头,急切地否认着此种责难,因为先前的劫难让她身心俱疲,她不愿再提起那件不幸的事了。也许诸神也不愿这无辜的妻子蒙受不白之冤,亦不愿看到可爱的年轻夫妇因莫须有的事情争吵,她身后的壁画上,倚靠着石柱沉睡的双子神从永恒的睡眠中醒来,手握花环,神圣的双眼低垂,在画中缓缓摇动不朽的头颅,发出无言的叹息。

然而醉酒的爱神曲解了诸神的证言,他看见诸神也在为一位女子的轻佻举动而哀叹,仅存的一丝理智最终泯灭在深沉的醉意中。

“我可没醉!不过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吧。你是如何……取悦那些家伙的。”

“不……不要!”

厄洛斯借着酒劲,粗暴地拽住普绪克的手腕并将她拖到床前,接着她因为他那无法抗拒的力量而重重向床上跌去。女子跌倒在丝质的帷幔之间,壁画上的诸神也垂下高昂的头颅,闭上光辉的双眼,再次陷入永恒的沉睡之中。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