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鳥神思者

变成一个外链写手我也很绝望啊!
日圈/过期jk/杂食向/月刊少女野崎君/世界神话/希腊神话/翻译(日语)
aph菊湾/亚细亚全员厨
深入扒皮爱神家
丘比特(厄洛斯)与普绪克的守护者
冷坑咸鱼
佛系审神者
圈名莲生(はすお)/爽子
喜欢发表违规内容

【神谱拾遗・後日談一】愛され上手は女神様/擅长被爱的女神~普绪克

如题这是一个后续,因为是发到海棠网的所以内含少许ROU渣(粗/鄙之语)

小白兔/小学生思维禁止阅读   OOC属于我,爱属于你。

前情:神谱拾遗禁录谈(一)普绪克

------------------------------分割线-------------------------

既然厄洛斯插手了,阿芙洛狄忒也就未能兑现释放普绪克的承诺,因为她溺爱她的儿子。

“母亲,把那小妞交给我,我会好好孝敬您的。”

“随你处置吧,她是你的了。”阿芙洛狄忒慵懒地躺在黄金躺椅上休息,并不在意儿子的请求。

“我恳求您,放了我吧。”普绪克说着,吻上了厄洛斯的手背。“我爱您,可是,我不能和您在一起。我只想回到我的城邦,回我父亲身边……”

“当然可以,不过,我得先让你见识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普绪克端详着酒杯中的透明液体,疑惑地问道。

“这是为了庆祝你完成任务的神酒啊,喝下它,你就会获得永生,并且永葆青春。那样你时刻都能见到我了。”

“可是……我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您不需要——”

公主虽然爱上了他,可是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和这样一位恶劣的神永远在一起,她认为宁可像酒神的伴侣阿里阿德涅那样寿终正寝,也总比一直被他折磨好。

“没有人能拒绝神的馈赠。你要违抗我吗?”

爱神打断了公主的话,他愠怒的语气让公主立即噤声了。普绪克低着头,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显然她是不愿意的——不由分说,厄洛斯抓住了倔强的姑娘并强行将神酒全数灌入她的喉咙。他的动作十分粗 暴,她来不及吞咽,小股的水流顺着她的脖颈流下,沾湿了她胸前的衣裳,尽管被呛得十分难受,可那些神酒却立即生效了。效果是永恒的,不可逆的。

“即便吐出来也是没用的,只需要一滴酒就能让你永远做个女神,这样不好吗?”厄洛斯抚摸着姑娘的满是泪痕的脸颊,用略带薄茧的拇指替她揩去眼泪,“我要你,做我永久的新娘,亲爱的普绪克。”

普绪克顺从地点了点头,任由厄洛斯亲密地搂住她的腰肢,并在她的左脸颊亲了一下。

她克制不住要去爱他,可是她更害怕他。

新婚之夜厄洛斯依然有些粗 暴,尽管他已经得到普绪克做他永久的合法妻子,但他已经习惯那样对待她了。他像第一次凌 辱她时那样狠狠地 干 着她,让她高 潮迭起,尖叫连连。不过因为她比较配合,他就依然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她那美艳动人的肉体,在畅快淋漓的交 欢中水 乳  交 融一番。当厄洛斯从不分昼夜的男欢女爱中醒来,注意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时,才第一次对她有了怜悯之心。

她醒来时,他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外出了。

“你要小心神王宙斯,不要轻易和他搭话,明白吗?”厄洛斯抚摸着普绪克的秀发,然后在她那红润的嘴角处亲吻了一下,关切地问道:“伤口还疼吗?我叫阿波罗的使者送点草药过来。”

“不,不疼了。“普绪克显然受宠若惊,看上去有些腼腆,因为突如其来的关心令她很不适应。但是她羞于向丈夫询问原因。

“太太,您为什么要惊讶于一位忠贞的丈夫对您的爱呢?您是他难得的爱人啊,他只爱您,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厄洛斯出门后,普绪克才羞涩地向仆人们提起这件事,可是她得到的回答是出乎她的预料的。

“只爱我吗……“年轻的神妃裹着华丽的丝袍,半躺在铺满香气四溢的鲜花的草地上,拖至脚踝的黑发随意披散着,眼中虽然仍存留一丝悲戚,但也对所见所闻将信将疑。

“汹涌的斯提克斯河水啊,请听听这个令人颤抖的誓言吧!若要问爱神的伴侣和枕边人是谁,那么答案的名字只有一个,那就是普绪克。她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否则,她就有愧于她走过的路,淋过的雨,有愧于她的那些伤痕和闯入死域的勇气。”说完,普绪克随手端起手边那精致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当厄洛斯完成一天辛苦的工作,再次回到新婚妻子面前时,得到了她的热情的吻。

“这太奇怪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次感到难为情并且脸红的是厄洛斯。他捂着发烫的耳根,自言自语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神妃了。

“当然不是了。因为我爱您。”普绪克笑着拥抱了他,并在他耳边娇羞地低语道。厄洛斯先是一怔,接着也欣然搂住了妻子。

“永远如此。”他听见她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如是说。

“我想同您睡觉。”普绪克说着,一双玉臂勾住了厄洛斯的脖子,并吻上了他的唇。


评论(7)

热度(19)